預言、強敵、救命?

 

 

 

  回到魏杰的心靈深處,索斯科特無所事事的坐在自己想像的高級皇椅上。

  

  黑暗的世界傳來一道道聲音。

 

  「索斯科特,為何不許我們出聲呢?」一個較成熟的男性聲音說。

 

  「對阿!對阿!我好想跟主人說話喔!都你拉!害我錯過了,嗚咕──!」一道嬌柔甜美的嗓音抱怨著。

 

  「……我會這麼做的原因是,我們的母親既然將我們從魏杰身上分離出來,一定有她的用意,但是既然如此,又為何要留下『強化之力』給魏杰,這是我最搞不懂的地方……。」索斯科特思索著。

 

  「總不可能是魔法使用錯誤吧……,但是都沒能找到可以把繼承給分離的魔法知識,母親到底是怎麼做的……。」索斯科特低下頭碎碎念。

 

  「就連你這『知識傳承』,都不懂我們的母親『巫女』的想法了,那我看我們可能只能等等看了……,但是這跟隱瞞我們有關嗎?」男人問道。

 

  「當然沒關係阿!」索斯科特抬頭燦爛一笑。

 

  「……那幹嘛不准我講話啦!嗚咕──!你不解釋清楚,我決不會放過你,害我錯失了跟主人講話的機會。」女生怒道。

 

  「哼!憑妳這庶民也有資格威脅我?別笑死人了!連完成形體都辦不到,還妄想威脅我,妳還早個一百億年呢。」索斯科特朝黑暗的周圍瞪了一眼。

 

  「嗚咕……,找不掉能反駁的地方……。」女生感覺正已Orz的姿勢說話。

 

  「就告訴你們這些庶民我的用意吧,我只是覺得一下子就讓魏杰知道我們的存在好像沒甚麼意思,所以我只告訴他最基本的繼承阿,……畢竟假如魏杰知道他能變成女生,我看他大概完全不會讓麟跟他交換人格吧,哈哈哈哈哈!」索斯科特做在皇椅上大笑。

 

  「嗚咕……,主人不會這麼壞的……吧?」被稱做麟的女生不確定的說道。

 

  「其實這樣也很好玩阿,從我『知識傳承』的記憶裡,就只有的第一隻創世龍皇,沒有繼承而已,接下來第二隻之後,就沒有過上古龍的繼承,被分離掉的紀錄呢,所以魏杰也算是一個不錯的研究題材,在加上魏杰也是新一代的龍皇,更有被研究的資格呢。」索斯科特分析著。

 

  「原來是這樣阿……,所以才要我們不說話阿,但是既然如此……為何又要招喚魏杰下來?」許久沒有說話的男生這時問道。

 

  「……。」索斯科特無言。

 

  「既然覺得母親分離我們有她的用意,但是又召喚魏杰下來,還和他說了基本的繼承的事,但是卻又不准我們說話,……索斯科特,你做的是可是充滿了矛盾呢。」男人逼問。

 

  「……我會這麼做的原因只有一個,那就是──好玩,我純粹覺得好玩所以這樣做,懂了吧,庶民。」索斯科特微笑著。

 

  「純粹好玩……,是嗎……?」

 

  「恩!就只是覺得很好玩!」

 

  「哈哈哈哈哈!果然有你的作風……。」男生笑著說完這句話就沉默了。

 

  「只是好玩就破壞人家跟主人的第一次見面……,我不依啦!啊啊啊啊!」麟彷彿在地上滾著。

 

  好吵……,索斯科特揮了一下手,周圍瞬間又回歸平靜。

 

那麼……接下來,世界會被這位龍皇,搞成甚麼樣子呢?索斯科特悠閒的坐在皇椅想著,嘴角微微的上揚……。

 

 

 

  

  魏杰跟葉櫻已經離開了魏杰的深層心靈,回到了充滿少女風格的房間。

 

  葉櫻劈頭就問:「哥哥剛剛到底發生甚麼事了?」水汪汪的眼精,銳利的盯著魏杰,感覺上完全變了一個人,但還是一樣可愛……。

 

  「……沒事阿。」魏杰心虛的避開了葉櫻的眼睛。

 

  「恩──,算了!既然哥哥都這樣說了,那我就不追究了。」葉櫻微笑的看著魏杰。

 

  微笑時有必要身後冒一堆黑氣嘛……,魏杰背上冒著冷汗。

 

  「那、那個……。」魏杰突然想到蘇敖雨他們可能在找自己。

 

  「嗯?甚麼?」背後還在冒黑氣中……。

 

  「要怎麼從這裡出去啊?」

 

  葉櫻的身子一震,恐怖的氣氛瞬間消失,葉櫻則失落的說:「我不知道從這裡出去的方法……。」

 

  「欸?那妳怎麼打理生活啊?」魏杰一臉訝異。

 

  「每天都會有人進來,但是出去的方法我不知道。」葉櫻失落的說。

 

  這不就等於是監獄嗎?!魏杰不經為葉櫻感到憤慨。

 

  「那門在哪裡?」

 

  「就是那邊。」葉櫻指向一個沒擺放任何東西的牆。

 

  魏杰放開了葉櫻如棉花般柔軟的手,走向那道牆。

 

  「門都甚麼時候開啟呢?」魏杰問。

 

  「就是……。」就在葉櫻要說下去的同時……。

 

  魏杰前面那道牆突然「喀嚓」一聲,魏杰停下了腳步站在原地,牆壁開始出現門的輪廓,門板上有著雜亂的紋路,雖然雜亂,但卻又帶著規律,極為漂亮的紋路。

 

  「……約在這時候。」葉櫻看著逐漸從粉紅色牆壁上浮現出來的門。

 

  魏杰站在原地看著,等著門打開。

 

  門開始緩慢的向內打開。

 

  門完全打開後,一個英俊的男子走了進來,看到魏杰時,動作突然停下了下來,一臉訝異。

 

  英俊的男子一頭金黃色的長髮紮成馬尾,在光線的照耀下閃閃發亮,海藍色的眼睛,炯炯有神,身高大約是一百八十幾,身穿著以海藍色為底,用金邊裝飾的套裝,腳上穿著跟衣服同色的鞋子,手上則拿著……一把槍?!

 

  槍大約是那男子一倍半長,槍頭是暗銀色,槍身則是暗到反光的黑色,有股陰沉的氣息。

 

  男子頓了頓後,對魏杰說:「你是誰?怎麼會出現在這裡?你……!!」這時男子發現了魏杰手臂上的紋路,對著魏杰身後不遠處的葉櫻看了一眼,眼神彷彿在問著這是否是他所想的東西。

 

  只見葉櫻稍微停頓了一下,接著仿佛是確認了某件事,輕微的點了一下頭,男子的眼神瞬間變得充滿殺氣,手上更用力的握住槍,眼神重新對上魏杰,並問:「你該不會……」。

 

  「怎麼?」雖然還在狀況外,但查覺到眼前的男子給人感覺變了的魏杰,還是後退了幾步。

 

  「跟你身後的女孩訂了主僕契約……?」男子的語氣已有些顫抖。

 

  「欸?你怎麼知道?」魏杰天真的照實回答了。

 

  這時男子已經忍不住,已極快的速度提槍朝著魏杰刺去,彷彿要致對方於死地。

 

  好險『強化之力』已經回歸了魏杰身上,要不然恐怕魏杰就會被一槍貫穿心臟而死。

 

  所謂的身體比頭腦聰明就是如此,在魏杰大腦還在愣著的時候,身體已經先一步靠著反射神經的關係,側身躲開了這致命的一擊。

 

  「欸!怎麼不分青紅皂白就刺過來阿!很危險欸!」魏杰怒道,也對自己的躲的開這擊的反應感到驚訝。

 

  「你這白癡!竟然跟這女孩訂了契約!你腦子有問題嘛?!你知不知道這女孩到底是誰!」男子憤怒的說,完全不在乎魏杰躲開了自己的致命一擊。

 

  「……甚麼意思?」魏杰查覺事有蹊翹,不經意的看向葉櫻,葉櫻面無表情。

 

  「這女孩可是……可是……。」男子不自覺得把音量提高了。

 

  「……別說了,洛騎,由我來說明吧。」葉櫻不安的走到魏杰面前。

 

  「……是。」洛騎將手上的槍放下,向後方退去。

 

  「哥哥……」葉櫻認真的看著魏杰,「其實我是自願被關進來的……。」

 

  「……這是為什麼?」魏杰詫異的問道。

 

  這時在旁邊的洛騎看不下去,「直接跟他說『預言之書』的事情啦!」插嘴道。

 

  「由我來說……,洛騎。」葉櫻憂傷的看了一眼洛騎。

 

  洛騎不情願的閉嘴了。

 

  「『預言之書』……是什麼?」魏杰問。

 

  「其實……我們族裡有本眾所皆知的預言書,在我出生當時,『預言之書』出現了預言,上面寫著──「與誕生者契約之人,將為毀世之人」,就因為這原因,族裡的人決定將我軟禁在這與世隔絕的房間,不讓我跟任何人接觸。……而我也答應了,畢竟只犧牲我一人,就能救這世上所有人了……。」葉櫻的眼淚不停從臉龐下滑落,葉櫻滴下頭,哭了幾秒後說:「但是這時……卻出了意外」葉櫻抬頭看了魏杰一眼,「那意外就是你──哥哥,照理說沒有外人能夠進來這裡,但是沒想到哥哥卻進來了,而我也跟你訂了契約,但是這相對的也代表著……。」

 

  「……預言成真了,是嗎?」魏杰凝重的說。

 

  「……是的。」葉櫻哭著。

 

  「懂了吧!竟然跟她契約!你這白癡!」洛騎氣憤的怒道。

 

  「……那又如何。」魏杰的語氣顫抖著。

 

  「……什麼。」

 

  「我說……那又如何!就只是因為一本破爛的預言書!上面寫著跟葉櫻契約的話,世界就會毀滅,就因為這樣!你們就將一個小女孩關起來?這樣做對嗎?!就只因為一個預言,葉櫻注定生下來就是不能契約,然後等死嗎?那我看這腐敗的世界乾脆被毀掉算了!」魏杰怒道。

 

  哥哥……,葉櫻哭的更厲害了。

 

  「……你果然有當毀世之人的資質呢,這樣的話,我只好趁你還未危害世界時先殺了你。」洛騎冷笑,並將手上的槍提了起來。

 

  「哼!跟一個完全被書給掌控的人,我看也沒什麼好說的了。」魏杰站在原地握起拳頭。

 

  葉櫻看著眼前即將爆發的爭鬥,看著赤手空拳的魏杰跟手上拿著槍的洛騎,勝負擺明已經決定好了,葉櫻正要出面阻止時……。

 

  「碰!」葉櫻突然撞到了無形的牆,……這是……魔法!葉櫻駭然。

 

  「就算是妳,我也不會讓妳插手我們的戰鬥的。」洛騎無情的說,原來在剛剛洛騎將槍抬起來時,就已經使用了魔法將葉櫻關在魔法空間內。

 

  「……沒關係,葉櫻,我不會輸的。」魏杰凝視著葉櫻,緩緩的微笑。

 

  哥哥……,葉櫻停止了哭泣,站在原地。

 

  謝謝妳……葉櫻,我一定會將妳從這牢籠裡救出來……。

 

  魏杰開始在心中默想著蘇敖雨在測試魔力時,所教的方法,將魔力從手中釋放出來。

 

  「哼!找死。」洛騎不屑的說。

 

  葉櫻跟洛騎都有些微感應到魏杰的手上,正釋放著魔力,但是魔力毫無規律的到處亂竄。

 

  兩人查覺到後,心裡的想法完全不一樣,葉櫻變得更加擔心魏杰,但是被關住了,所以只能在這裡乾著急,站在一旁祈求魏杰平安,洛騎則是在心裡偷笑說,看來這個毀世之人還不會魔法。

 

  洛騎為了不錯過眼前機會,朝著魏杰猛力衝過去。

 

  當葉櫻查覺到洛騎已經衝向前時,想提醒魏杰時,卻已經來不及了。

 

  眼看槍尖距離魏杰不到三步時,魏杰突然將右手舉了起來,原本手掌上微弱又稀疏,且毫無規律的魔力,突然變得強勁又集中,並且開始有規則的動著。

 

  當然洛騎也感應到了,只是只差這麼一點距離就停下來,實在是很可惜,因此雖然在魔力飆高的那瞬間,速度有稍微變慢,但是依舊向前衝。

 

  槍尖即將刺中魏杰胸口。

 

  ……我不要在當……之前那個沒用的我了!魏杰將魔力全部一口氣釋放出來。

 

  洛騎突然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力量襲向自己,下一秒,只感覺得到自己的腳離地,撞到後面的牆上,並且跌落到地板上,身後的牆壁則是被撞出一個大凹洞,葉櫻房間裡的東西則是被沖擊波吹的亂七八糟、凌亂不堪,然而葉櫻完全不管這些。

 

  因為葉櫻已經過於震驚而無法言語,……純魔力就能將人擊飛數公尺遠,難道哥哥是個魔法很強的人?但是既然這樣為何又不用魔法呢?葉櫻不解的想著。

 

  魏杰也驚訝的看著自己釋放魔力的右手。

 

  這時,「哇!──魏杰,沒想到剛開始打就放『魔力威壓』,也太欺負人了吧,哈哈哈哈。」索斯科特熟悉的聲音從腦海中響起。

 

  「這是怎麼回事?」魏杰在心裡問道。

 

  「嗯──簡而言之,就是純粹的釋放魔力阿,而且……看你這樣子應該是還不會使用魔力呢,教你一個魔法中最基礎的魔法好了,聽好了……。」索斯科特開始教導魏杰。

 

  「呸!該死的……,不愧是毀世之人,沒用魔法就能把我打飛……。」洛騎吐掉嘴巴裡的血,爬起來時順手提起掉在旁邊的槍,洛騎因為魏杰的魔力突然暴增,而反應不及,但是在即將撞到牆壁的前一刻,還是用槍抵消了大部分的衝擊力,所以本身並沒受到多大的傷害。

 

  「果然不該手下留情呢,雷霆之槍……啟動。」洛騎說完後,他與握在手上的槍一同出現暗紫色的閃電圍繞著,周圍的空氣批哩啪啦的發出刺耳的聲音。

 

  「……懂了吧,這就是魔法中最基礎的魔法,看來對方也準備好了呢,別丟上古龍的臉喔……。」索斯科特說完就不再跟魏杰說話了。

 

  ……還真是隨意的來去阿,魏杰開始現學現賣,使出剛剛索斯科特所教的魔法。

 

  洛騎看著魏杰的兩個手掌上,發出刺眼得金黃色光芒的圓型球體,不屑的說:「哼!竟然用魔法球!?也太藐視人了!」洛騎不免更加憤怒,身邊的閃電變得更強。

 

  哥哥怎麼會使用這魔法!?魔法裡最基礎的魔法,怎麼可能打得贏『雷霆之槍』呢!葉櫻不免又再次擔心哥哥的安危。

 

  「別太小看了人了──!你這毀世之人!我一定會在這裡殺了你!」洛騎已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刺沖上去。

 

  雖說叫做雷霆之槍,但實際上只有強化武器,並沒有強化身體,在快也頂多接進音速而已,但是因為在這狹小的房間,所以速度看起來很快,但是就算如此,對於已經強化的魏杰還是稍有不足,所以在洛騎還沒開始行動前,魏杰就先將手抬了起來。

 

  洛騎看著自己的槍即將刺中魏杰的魔法球,畢竟自己是施術者,所以視力並不會因為自身速度加快而看不清楚。洛騎因為自我的認知,以為魔法球擋不住自己的雷霆之槍,但是為了以防萬一,還是用了八成的功力,畢竟剛剛魏杰使用的『魔力威壓』可不是用假的。

 

  雙方的魔法終於撞在一起,發出巨大聲響,地板因承受不住如此大的壓力,因此整個爆開一個大洞來,煙霧迷漫,洛騎這時高興的想著,這白癡終於死在自己手裡了,竟然拿魔法球抵擋雷霆之槍……,不自量力的白癡,洛奇想到這點不經笑了出來。

 

  但是當灰塵掉落時,事實卻不如他所想的那樣……。

 

  「哥哥!」葉櫻看到了攻擊相撞的瞬間,慌張的就要衝去救魏杰,但是當她正要衝出去的時後,灰塵掉落之後的景象,卻又讓她停下了腳步。

 

  原來魏杰使用的魔法球在攻擊到來前一刻,倏然從手中擴張,轉變成一種金黃色的原形半透明球體,將魏杰保護在裡面,擋住了洛騎的『雷霆之槍』,並且之後的壓力轉移到地板上,因此魏杰完全沒受到傷害。

 

  「什麼……!?」洛騎一臉驚訝,看著眼前的金黃色透明球體。

 

  怎麼可能!我的雷霆之槍竟然被擋住了?!洛騎睜大眼睛,一臉驚訝的看著眼前不該發生的事情。

 

  ……哥哥好厲害!用魔法球就能抵擋雷霆之槍!這讓葉櫻越來越喜歡他的哥哥了,但是每當她看到魏杰使用的魔法後,卻又不免擔心毀世之人的預言……。

 

  事實上,葉櫻跟洛騎兩人對魔法球的觀點都錯了,竟然把魔法球的價值貶低,雖說是魔法裡最基礎的魔法,但是所有魔法可都是以這魔法為基礎,延伸而來的,也就是說魔法球實際上是其他魔法的原型,也就等同其他的魔法也能以魔法球的型式現身,而且雖說大家都認為這招很弱,但那是針對魔力不夠高的人,對於魔力較高的人,這反而是所有魔法裡,最強的魔法,畢竟這是能根據施術者自己的魔力,隨意改變魔法球的威力,因此對于魏杰來說,這反而是他能更有效使用、更強的魔法。 

 

  「真的擋住了……?!」魏杰訝異的看著自己使出的魔法,屏障因為跟槍的接觸,發出了刺耳的叫聲……。

 

  「……該死的!你這混蛋給我去死阿!」洛騎眼看自己苦練的魔法『雷霆之槍』,竟然被最弱的魔法『魔法球』擋住,自尊心不經受不了,忍不住大吼!

 

  「竟然這麼鄙視我!自以為你是誰阿!雷霆之槍最強攻擊模式開啟!……『雷神的制裁』!」洛騎被憤怒氣昏了頭,不顧一切使出禁忌的魔法。洛騎身上暗紫色的雷突然消失掉,頃刻間身上又冒出金黃色的雷圍繞著,身上的魔力突然暴漲。

 

  這是!……沒想到洛騎竟然這麼做,這等同於是背水一戰啊!葉櫻看著洛騎的模樣,雖說也很擔心他,因為畢竟兩人還是有些淵源的……,但是依舊比不過她擔心魏杰的程度。

 

  洛騎輕跳起來,握住槍由上而下,朝魏杰的魔法球球體猛力刺下去,「雷神之重擊!」洛騎大喊。

 

  魏杰因為還不熟悉魔法,因此無法查覺到洛騎魔力的變化,所以依舊保持著現在的魔力輸出,原以為這樣擋得了洛騎的下一擊。

 

  但是當魔法在次撞在一起時,卻不如魏杰所想。

 

  「碰!」一道極大的聲響傳出,魏杰的魔法球跟洛騎的槍相撞。

  

  魏杰詫異的看著自己的魔法,金黃色半透明的球體上方,從洛騎所擊中的地方開始,向外冒出了裂痕。

 

  竟然被打出了裂痕!?

 

  「果然……用這招就有效阿。」洛騎冷笑,並從魔法球上面跳了下來,腳著地的瞬間,又跳了出去,到距離魏杰二、三十公尺的地方。

  

  魏杰正思考洛騎要幹什麼時,洛騎突然轉過身來,「……雷神之刺擊!」,洛騎身上金黃色的雷突然轉換成黑色的雷,接著一直線的,朝魏杰刺了過來,身體的移動,在行經的路上劃出一道黑線。

 

  明明跟第一次攻擊的方式沒差多少,但是威力差的可多了……。

 

  魔法球跟雷霆之槍相撞的那瞬間,又是「碰!」的一聲大響,再一次的……又一個地方被撞出裂痕,魏杰不免緊張了起來……。

 

  接著洛騎跳起來,越過魏杰的魔法球,並且往前跑了二、三十公尺後,轉過身來。

 

  又想幹嘛?!

 

  洛騎身上黑色的雷再次變化,轉變成了血紅色的雷,但是這次雷卻沒有繞在洛騎身上,而是全繞在他銀黑色槍上,整把槍漆黑而腥紅,帶來一種反感的感覺,而這次洛騎沒有再刺過來,反而……「雷神之投擲!」,洛騎把手上讓人感到不舒服的槍,用力朝魏杰一丟!

 

  照理說將武器丟離的攻擊,應該很弱才對,而且速度會逐漸變慢,但是當洛騎丟出去的那瞬間,……槍瞬間就消失了。

 

  不見了!!魏杰正詫異時,……「碰!」的一聲,原來槍已經跟魔法球相撞了!而且這次的裂痕,還是三次『雷神的制裁』攻擊中最大的一個,整整比之前的裂痕大了兩圈。

  

  魏杰倒吸了一口氣,眼看槍已經無力正要落下時,本在四、五公尺外的洛騎,卻已經在來到自己身旁,這時他身上的雷已轉變成海藍色,跟身上的衣服成套。

 

  洛騎握住了槍後,往後跳了出去,跳回剛剛站的位子,並停了下來,接著身上海藍色的雷,開始集中在槍頭尖端……。

 

  ……可惡,假如真的魔法球屏障被打碎了,那就只好打了……,魏杰因此將魔力,開始注入左手上,還未使用的魔法球中……。

 

  過沒多久,洛騎身上和槍上的雷,都聚集在槍尖前面,形成一個籃球大小的海藍色雷球,洛騎開始不規律的呼吸,畢竟連續用了三次『雷神的制裁』,魔力已經快見底了。

 

  「……給我碎掉吧!雷神之……神槍!」洛騎將手上的槍,橫的劈了一下,槍尖前的雷,也跟著移動。

 

  一秒、兩秒、三秒……,搞啥阿?攻擊呢?魏杰在洛騎砍下去的那瞬間,身體整個緊繃起來,本來以為會有強大的攻擊,但是卻一直沒有出現。

 

  但是葉櫻卻緊張起來了,因為魔法使用下去,不出現的原因有三種可能。

 

  其一,魔力供給中斷,魔力供給中斷有可能是施術者自願中斷,又或者是魔力歸零,但是自願中斷是不可能的,畢竟洛騎是不可能在這時放棄,魔力歸零又更不可能,因為魔力歸零時,施術者會昏倒,然而洛騎還好好的站在那。

 

  其二,魔法使用失敗,魔法雖說有魔力就能用,但是其中有些人還是會突然魔法用不出來,這對洛騎來說又更不可能了,畢竟他可是高階級的魔法師之一。

 

  其三,施術者使出的魔法是魔力囤積型的,就是經過長久的時間聚集魔力,接著一口氣釋放出來,這種魔法雖然攻擊力高,但是準備時間很久,所以不好用。

 

  然而眼前,洛騎的狀況就如同其三,是魔力囤積的……,這樣的話哥哥還能堅持下去嗎?葉櫻擔心的看著充滿裂痕的魔法球屏障。

 

  可惡,現在是甚麼情況!魏杰不敢大意,因為洛騎手上的槍尖上的海藍色雷球還沒消失。

 

  這時洛騎做了個深呼吸,「終於……魔力值到達了……。」洛騎用力握住手上的槍,「雷神之神槍……請您以雷之型式!貫穿眼前的敵人吧!」接著房間裡的大氣開始震動……。

 

  來了……!

 

  這時魏杰右邊突然亮了起來,刺眼的光芒令魏杰跟葉櫻都瞇起了眼睛,接著魏杰用眼角餘光看見洛騎,洛騎完全不理會強光的襲擊,眼睛睜開著看著魏杰。

 

  洛騎默默的將手上的槍在一次橫的劈了一下。

 

  「碰!」,莫名其妙的,魔法球突然發出聲響。

 

  怎麼回事?!……魏杰突然看不到外面,感覺好像被甚麼包住了,魏杰瞇著眼看著,……這是雷?!魏杰發現外圍有些雷電在亂竄。

 

  這時魏杰發現……剛剛發出聲響的那一邊的屏障,竟然被打出裂痕了,而且裂痕還在逐漸擴大中……。

 

  ……沒想到魔法球竟然撐不下去了!魏杰緊張的趕緊向索斯柯特求救。

 

  「索斯科特!快出來!」魏杰在心裡呼喊。

 

  過了幾秒,「……幹嘛?」索斯科特懶懶的回答。

 

  「幫幫我吧!魔法球快破了。」

 

  「你就打阿,沒啥好怕的,洛騎使用的那種強力魔法,是不可能使出第二次的。」

 

  「可是我還不太會用魔法球啦!」魏杰大吼,魔法球上的裂痕已經遍布全身了,海藍色的雷眼看就要貫穿魔法球了。

 

  「……欸?好吧……那魏杰你退下吧,該我出場嚕──。」索斯科特笑著說。

 

  「劈啪!」魔法球屏障碎了……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下集預告:索斯科特到底要如何幫助魏杰呢?!葉櫻能離開這房間,走向外面的世界嗎?! 敬請期待!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哈!終於趕在10月最後一天時貼上了@  感謝了老天爺@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離題宏 的頭像
離題宏

咖哩宏小說館?

離題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6)

發表留言
  • 死神‧孤雲
  • 雷神 雷神 雷神.....我頭好暈阿

    好看 好看

    魏杰過然有主角的樣子
    第一次出手就跟高級魔法師打
    還佔上風
  • ㄚ抱歉 因為攻擊整體而言是從【雷神的制裁】中取出來 因此攻擊名稱是以雷神為開頭 看到眼睛不舒服的話 很抱歉呢@

    離題宏 於 2011/10/30 12:04 回覆

  • 夜空
  • 姆指
  • 我在想一件事喔 假如我把字縮小會怎樣呢~

    離題宏 於 2011/10/30 12:07 回覆

  • 光之翱翔
  • 我被雷了(((阿!我的眼睛><
  • 030

    離題宏 於 2011/10/30 16:42 回覆

  • 夜空
  • 字那麼多...
    眼睛應該很痛苦...
  • 剛剛有人批評錯字一堆 文章難看 廢話過多030

    這次寫得很爛 真的很抱歉 之後會做大修

    下次會努力寫好的 謝謝各位
    在此一鞠躬 m( _ _ )m

    離題宏 於 2011/10/30 21:34 回覆

  • ☞幻◈翼☜╭★♬
  • 好久沒上啦...
    不過真好~
    又有一集能看了^^

    繼續期待你的文喔~~~
  • 多多的文~~QQ

    離題宏 於 2011/12/02 18:14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