會長、分配、姓名

 

 

 

 

 

 

    房間裡煙霧瀰漫,充滿著刺鼻的燒焦味,原本粉紅色的房間,因為剛剛的雷擊,變成灰黑色的房間,整個房間變得破破爛爛、面目全非。

 

  洛騎提槍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,彷彿在等待甚麼似的。

 

  而在不遠處……「哥哥!」葉櫻按捺不住擔心的情緒,放了一個魔法陣在洛騎的屏障上,接著握起拳頭,用力往自己的魔法陣打下去,輕輕鬆鬆的……洛騎的魔法就這樣被打碎了。

 

  當葉櫻打碎魔法後,朝著灰霧中間衝去時……。

 

  「喲!圾圾!打狗也要看主人阿!」一陣爽朗的聲音從瀰漫的灰霧中傳出來。

 

  突然一道強風吹起,將灰霧吹散,一個男人高傲的站在灰霧的中心點,金色的短髮在風中飄盪著,全身散發著桀傲不遜的氣息,當跟他眼神對上,就能瞬間體會到兩者的差異,就向宇宙跟一粒沙子的差異那麼大,身上的衣服仿佛剛剛的灰霧不曾出現過,乾乾淨淨的完全看不到一絲灰塵,但是……面容卻跟魏杰長的一模一樣。

 

  這是……哥哥嗎?葉櫻不經遲疑了起來,雖然面容相同,但是帶給人的感覺卻完全不同,魏杰帶給人的感覺非常普通,然而眼前這位跟魏杰長的一模一樣的人,帶給人的感覺卻極為壓迫,在他的面前仿佛一定得仰望他,一種王的感覺……。

 

  「……你是誰?毀世之人呢?」洛騎不穩的拿著手上的槍,因為魔力已經透支了,隨時昏倒都有可能。

 

  「我?我就是毀世之人阿!當然我並不是魏杰……但是你這垃圾也沒資格知道我的名子,所以還是把我當成魏杰吧。」索斯科特看著眼前無力的洛騎。

 

  「你!……。」洛騎用虛弱的身體向前衝。

 

  索斯柯特一臉不屑的看著他,「垃圾果然就是垃圾。」說完的瞬間,索斯科特就消失在洛騎的眼前。

 

  洛騎朝四周看去,但都看不到人……。

 

  這時,一道人影倏然從洛騎進來的那道門裡衝了出來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跳到洛騎頭上……。

  ……「哦?竟然知道我出現的位子,不賴嘛。」索斯科特的聲音從頭頂上傳來。

 

  「猜的……。」稚嫩的聲音自那人影傳出。

 

  洛騎趕緊向旁邊一跳,接著「咚」的一聲,索斯科特跟抓著他的人一同接觸到地板上,洛騎看著出來拯救自己的人,細看之下,是個小男孩,穿著跟髮色相同的黑色的魔法袍,稚嫩英俊的臉孔,但眼神卻透露著老練,發現是個熟悉的人影抓著魏杰的手,這想呼叫時……。

 

  葉櫻先一步說了……「會長!?」葉櫻看著抓著索斯科特的手的人。

 

  「別來無恙喔,小女孩……不,現在應該叫葉櫻了呢。」會長笑說,手上則是放著魔力制衡索斯科特,葉櫻則害羞的笑了笑。

 

  「哦?會長?甚麼會長?魔棺的會長?」索斯科特一臉輕鬆得問道。

 

  「是的,能否請你將手上的魔法球收掉呢?」會長說道。

 

  「只要他在別在攻擊『我』那就行了。」索斯科特看了一旁站不穩的洛騎。

 

  會長看了一眼周圍,也大致猜到發生什麼事了,於是說:「洛騎,將槍收起來。」

 

  「可是他……。」洛騎反駁。

 

  「我說……收起來!」會長怒喝,接著一陣巨大的魔力從會長身上竄出,重重的壓在洛騎身上。

 

  洛騎因此支撐不了,整個被壓在地上,手上的槍卻不知為何,突然的碎成粉末,飄散在空中消失了……。

 

  「……這樣總可以了吧。」會長將眼神移回索斯科特身上。

 

  「哈哈哈!既然如此,看樣子好像沒我的事了,魏杰就交給妳照顧了,葉櫻小妹。」索斯科特解除了手上的魔法球,接著在葉櫻還沒來得及回答時,金黃色的頭髮突然一暗,變回原本魏杰的髮色,眼睛也是。

 

  「……呃……發生甚麼事了?」魏杰先看了不知怎麼倒在地上的洛騎,接著看了已經脫離魔法壁的葉櫻,再看看眼前抓著自己手的不知名小男孩。

 

  會長看魔法球消失後,便把抓住魏杰的手鬆開。雖然會長看見了索斯科特變回魏杰時的情形,但還是沒有過問……。

 

  會長退一步微笑說:「……你好,我是這個魔棺的會長,德蘭姆‧夏泰爾,想必你就是上古龍了吧?」

 

  「會、會長?!長的好矮喔。」魏杰直言。

 

  會長臉上的青筋浮現,葉櫻眼看不妙趕緊跑到哥哥身邊。

 

  就在會長正要發作時……「德蘭姆會長別跟魏杰一般見識,您可是活了幾百年的人呢。」一道熟悉的聲音從門裡傳出……接著一個人瀟灑的走了進來,英俊的笑臉朝著魏杰看了看,銀白色及肩的長髮綁成了馬尾,原來是分開不久的蘇敖雨。

 

  「這可惡的小鬼竟然說我矮,你說我能不生氣嗎?而且他連自己幹了甚麼麻煩事都不知道!」會長跺腳指著魏杰朝蘇敖雨抱怨。

 

  原來,當時瞬間移動到達會長室時,蘇敖雨往魏杰應該出現的地方一看,但沒想到魏杰竟然消失了,會長跟蘇敖雨趕緊調動人手尋找魏杰,畢竟他可是難得一見的上古龍。

 

  經過調查班調查魔力流向後,查覺原因原來是出在魏杰自身,好像是再傳送的中途,魏杰身上突然有股魔力干擾了傳送座標,結果把魏杰送到了葉櫻所在的房間,當然這時蘇敖雨他們還在尋找,並不知道。

 

  調查幾小時後,突然有股強大的魔力從葉櫻軟禁的房間傳出,當然是洛騎使用雷神的制裁導致的,會長查覺後先行前往,畢竟僕族的下代族長被軟禁在這可是一大秘密。

 

  會長到達時,洛騎正跟一個魔力深不可測的人對打,而且就快中了一擊強大的魔法,會長趕緊衝上去救洛騎,雖然救到了,但會長深知自己並非眼前的人的對手,因此就叫洛期放下槍,接著眼前金髮的人突然髮色一變,變成了魏杰的黑髮,會長才知道原來眼前的人便是上古龍,於是便客氣的自我介紹了,沒想到魏杰不識抬舉,說了一句不禮貌的話,讓會長就算深知自己定非對方對手,還是氣的想向前揮一拳。

 

  好險這時蘇敖雨就趕來了,接下來……。

 

  「我?我幹了甚麼麻煩事?」魏杰一臉疑惑。

 

  「你這小鬼!移動中幹嘛用魔力干擾座標阿?!」會長一臉不悅的說。

 

  「我?我那時都還沒學會控制魔力欸!」魏杰說道。

 

  「難道……你體內還有別的魔力源?」蘇敖雨插嘴。

 

  「魔力源?那啥?」魏杰對於新名詞感到好奇。

 

  「就是不屬於你的魔力,但卻在你身體中的魔力占有一席之地。」

 

  「怎麼可能?那麼少見的魔法……連我都不會……。」德蘭姆會長嘆息了一下。

 

  「……你會的話我看你就要死了。」索斯科特在魏杰心裡低估。

 

  「怎麼回事?」魏杰在心裡問道。

 

  「魔力源轉移,等同於轉移的那人要完全放棄使用魔法,假如不是快死之人用不到,又怎麼可能有人願意把魔力源轉移給別人呢?」索斯科特解釋。

 

  「那我的魔力源你知道從哪來的嗎?」魏杰問

 

  「……」

 

  「你不說就算了。」魏杰在心裡說道

 

  「我們現在魔法技術也沒好到能確定別人體內的魔力源,算了,反正跟我沒關係。」德蘭姆會長隨和的說。

 

  「明明是上古龍,卻還有別的魔力源,真稀奇呢……。」蘇敖雨笑了笑。

 

  「言歸正傳,原本找你其實還有其他的事,去我辦公室說吧。」接著會長手一揮,在現場的五人,有四個人的腳下分別出現一個魔法陣,唯獨洛騎沒有被算在內。

 

  魏杰看了覺得奇怪,便問:「怎麼他沒要被傳送阿?」

 

  「他跟這房間是一體的,而這房間是葉櫻母親為了葉櫻才設的,當葉櫻踏出這裡的同時,這房間便會消失,而製造這房間的魔力變會回歸葉櫻母親身上,而現在葉櫻又要跟著你走,那當然這房間就會消失,而洛騎也會消失,所以就沒有帶著他的必要了,而葉櫻母親也能因此知道葉櫻跟某人契約了,懂嗎?」德蘭姆會長一連串的解釋。

 

  「喔。」隨著魏杰說完的瞬間,他們的身影也隨之消失在葉櫻的房間。

 

  接著,因為葉櫻的消失,房間的門突然大力的關上,並且有個黑色的洞出現在房間中央,所有被洛騎毀壞的家具,開始逐漸的被吸進去,洛騎當然也不例外,身體也被吸了進去。接著的地板跟周圍的牆壁也開始崩落,逐一的吸進去。

 

  就在最後一片脫落的水泥塊被吸進去,洞口即將關閉的同時,黑色的洞裡傳來了洛騎的聲音,但是聲音微弱,只能聽見他前面說的第一句話,他說:「我會回來的……。」隨著聲音的斷掉,黑色的洞也消失了

 

 

 

 

  魏杰一行人瞬間移動到了會長室。

 

  放眼望去就只有一個辦公桌,跟一張和桌子搭配的沙發椅。

 

  德蘭姆會長直接坐到椅子上說:「沒想到上古龍竟然會來我的公會呢,正常上古龍不都是爸媽帶大的嗎?你爸媽呢?」

 

  「我爸媽死了。」魏杰想著昨晚的夢。

 

  「……原來如此,好吧,反正我們最近再增加人手,有個上古龍幫忙也不錯,你就加入蘇敖雨他們那組吧,他會教會你魔法的。」其實魏杰有所不知,在他失蹤的那段期間,一堆聽聞上古龍出現的人跑過來找德蘭姆會長,要求魏杰加入他們那組,畢竟上古龍可是一個強大的戰鬥力,但是這些人卻都被會長回絕,會長也很早就下定論要魏杰加入第一個找到他,並把他帶進來加入公會的蘇敖雨那組。

 

  「至於葉櫻嘛……」葉櫻從剛剛就一直緊緊抓著魏杰的衣尾,畢竟是第一次出來那個房間,突然聽到會長叫到她名子,又更緊緊的抓著魏杰。

 

  「看樣子是已經離不開你了,哈哈哈!就跟著你一起走吧,要保護好她喔,要不然她母親可是會找你算帳哦,哈哈哈!終於可以不用每天提防被她母親追著跑了,哇哈哈哈哈!」德蘭姆會長抱著肚子大笑。

 

  正當魏杰一臉無言的看著德蘭姆會長失態的樣子時……「既然事情都交待好了,那我就先帶魏杰離開了,德蘭姆會長。」蘇敖雨恭敬的說。

 

  會長依舊抱著肚子大笑,但還是稍微點了點頭。

 

  看見德蘭姆會長點頭之後,魏杰兩人的腳下又出現了一個魔法陣,光線又在一次的將兩人包住,眼前的景象一變,魏杰他們到了學生會的房間。

 

  魏杰看了看窗外,白天已經成了夜晚。

 

  「天色已經晚了,明天你再來找我吧。」蘇敖雨對著魏杰說道,看到魏杰一臉欲言又止的表情之後,又說:「明天你想問的問題我會幫你解答的。」說完之後,送了魏杰一個燦爛的笑容。

 

  「……好吧,那我明天再來。」魏杰帶著葉櫻離開了學生會的房間。

 

  魏杰離開後,蘇敖雨獨自站在空無一人的學生會房間裡,看著窗外黑暗的夜色喃喃自語到:「……想不到被大家俗稱『不可觸之』的妳,竟然會有孩子,到底是甚麼人能讓妳付出自己的身心呢?……我的好友,上古龍女『龍姬‧洛妮雅‧妃萼』……。」

 

 

  □

 

 

  話說魏杰離開學校不久後,雙腿突然不聽使喚,導致魏杰倒在地上。假如這時葉櫻還抓魏杰衣襟的話,肯定也跟著跌倒了,只是自從一出校門,她便鬆手了,並走在魏杰後面。

 

  葉櫻看見魏杰倒下後,趕緊跑到魏杰身旁問:「哥哥!你怎麼了?!」

 

  魏杰趴在地上,側頭對葉櫻說:「腳動不了……。」

  

  「既然如此,那就由我帶哥哥走吧。」葉櫻說著得同時,便走過去要攙扶魏杰。

 

  原本魏杰原本還在疑惑她這身軀怎麼抬的起他,但突然想到之前只是被玩偶丟到就被打飛,就覺得應該不是不可能了。

 

  果真如此,葉櫻在魏杰沒注意到的情況下,放了一個魔法陣在魏杰身上。於是葉櫻輕輕鬆鬆的將魏杰提了起來,接著魏杰就跟她說怎麼回到他家。沒想到光只是這樣,葉櫻就知道了距離。

 

  葉櫻聽完魏杰的敘述後,在腦中算出了方位,於是微笑說:「哥哥走吧。」接著就抱著魏杰跳上了屋頂上,一路朝著魏杰的家的位置衝過去,速度不遜於一台普通汽車,而雖然葉櫻一直跳上跳下的,但是魏杰卻沒感受到很大衝擊力,安祥的被葉櫻抱著。

 

  魏杰也在夜晚涼風的吹佛下,沉沉的睡著了……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拖了這麼久真抱歉  之前在考試 爸爸把電腦收走兩個星期= =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離題宏 的頭像
離題宏

咖哩宏小說館?

離題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光之翱翔
  • 頭香!!!!!會長幾公分阿????
  • 正太長幾公分呢~~(思考中 自己補腦吧XDD(大誤 畢竟每個人得正太都不一樣(誤

    離題宏 於 2011/12/29 23:29 回覆

  • ☞幻◈翼☜╭★♬
  • 辛苦你了呢((拍拍
    我現在也都不怎麼能用電腦的說((淚
    期待下次上就能看到你的文~((被揍
    你就慢慢加由八~XD